• >
主页 > www.t26.cc >
www.t26.cc
焦点访谈贴吧
发布日期:2019-09-25 00:19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丈夫王吉昌1999年在上团城乡无故失踪后,至今,乡县市各级政府人对此事无结论。这十四年来我们孤儿寡母艰难度日,为此事不断找各级领导,仍是一无所获。

  2014年我走投五路再次来京上访。但2014年3月30号,下午一点以后,午汲派出所张所长派四五个人把我王玉兰硬拉到午汲派出所,四点以后和我王玉兰一同到武安信访局,由邯郸信访局长申玉斌主持午汲镇党委书记马晓斌和上团城乡政府党委书记郝玉华和信访书记刘彦斌等,大约三十位在座领导听我王玉兰上访理由,后,不说长短结果几天,午汲派出所把我王玉兰送到拘留所拘留十日是何道理?

  泱泱大国,悠悠五千载,如今的政府竟这样欺负我手无寸铁的妇人,这是政府的行为?古时的土匪才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行事。政府何以效仿如此?

  黑龙农田都被淹了,民众冬天都不知该吃什么,许多农民都要自杀了,政府管管吧!在不管,要暴乱了!!!!

  展开全部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脏款铺路,恶魔横行,坑蒙拐骗,强取暴敛。这就是北京恒日工程机械公司黑社会团伙。2013年7月22日凌晨,受害者王弱(化名)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在睡梦中被破门而入的八个歹徒用袜子塞嘴,拳打脚踢,几度至昏迷断气,暴虐四个多小时,造成胸椎11、12骨折,尿血。两台小松360挖掘机被抢到北京恒日公司。之后警察抓住以李致民为首的三名主犯,可不到一天就放了。并且有一系列不合常理的警察行,为给歹徒解脱、给受害人的维权设障碍。比如:警察不调取事发地周围监控、不收集故意伤害受害人的物证、篡改受害者笔录、违背事实给主犯开据不在现场的证明等等。一年半了受害者没拿到黑公司一分钱赔偿,一个胸椎手术因为资金不足被延误到现在。身处绝境的受害者双腿麻木、大小便失禁,行动不便。

  14年春节前家属被迫将病人从乌兰察布中心医院接回家(歹徒的庇护人在医院找了关系)。2014年2月26日经内蒙古医学院请专家会诊,专家建议住院手术治疗,可是近二十多万的手术费无法筹集到。检察院委托鉴定部门鉴定为九级和十级伤残。

  2014年5月16日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民法院公开审判两名抢劫团伙成员(替罪羊三无人员),两个歹徒在法庭上嬉皮笑脸,根本就没有悔罪表现,身后有一邦同伙为他们助威。法官只让歹徒轮番狡辩,不给被害人陈述机会,被害人的代理人在无法忍耐下多次提出要求争取辩论机会,遭审判长吼吓:”你是审判长,还是我是审判长?”(可看庭审现场监控)庭下旁听席听众震怒:”你拿了歹徒多少黑钱?凭什么不让被害人说话?”歹徒和法官一伙看到旁听席上的听众怒不可遏,急忙从后门溜走,庭审无果而终。受害者喊冤在轮椅上气晕过去。歹徒和同伙在囚车傍狂欢庆幸,可看(法院监控)

  6月20日受害者遭裹胁在法院备好的【谅解书】【撤诉书】上签字。两个入室抢劫致人残废的犯罪分子只按非法拘禁罪判刑九个月,并放出。

  据歹徒透露:他们花钱收买好保护伞实施暴力强夺用户的挖掘机,他们从北京、天津、大同、张家口、锡盟、乌兰察布等地区共抢回挖掘机180多台,毎次作案都是选择在挖掘机在工地或者停车场,车主不在现场时,深夜12点以后行动,正是看管人深睡的时候好控制,没有人敢反抗,(和谐法治社会只有电影、电视剧中看到过这种暴敛场面)很容易得手。抢劫来的车辆开二手挖掘机拍卖会售出。(北京恒日是日本工程机械代理商的分支机构,他的上级是日本商其总部在上海。由此可见全国有多少他们的用户被骗被抢。)

  本案被抢劫的两台挖掘机一台是受害者本人的,一台是受害者侄儿的(侄儿在购挖掘机五个月时,购机的同年11月15日因车祸死亡)两台挖掘机都是2011年5月份在北京恒日小松集宁经销站购买。(先交首付,然后毎月定额偿还剩余款。签合同时不让看合同,签好合同长期不给用户合同这是小松公司贯用的手段。)侄儿车祸死亡后,因为其家里只有刚满1岁的儿子和六十多岁的父亲(遭失子打击精神失常),所以没有人能继续经营所构挖掘机,和偿还剩余欠款。挖掘机由受害人保管,受害人通知北京恒日小松集宁经销站业务主办,希望合理解决该挖掘机问题,然而,小松公司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法于不顾,渺视强大成熟的国家公权的存在。使用他们贯用的手段抢劫,最终以李致民为首的黑团伙策划和实施了(6,21和7,22)抢车伤人的惨案。

  事发后,小松公司不但不主动承担抢劫伤害后果,安抚受害者,还以"抢车人是从社会上雇来的,一个也不认识;公司与他们有合同,抢回一台挖掘机给他们8万,出事不管"为由理直气壮。他们的所作所为与日本鬼子侵略时的强盗行为有什么两样?一切被倭寇金钱收买的帮凶不正是汉奸和黄协军的角色吗?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法不容恶,天不藏奸。呼格18年召雪涉案人被抓;刘汉团伙恶极至灭护伞法办;推动法制社会进步的力量也有李三仁、尚爱云的一份。呼吁政府职能部门彻查恒日小松黑公司,敬告世人不要购买小松产品以免发生王弱一样的悲剧,已经受骗受害的弱者请你拿起法律武器向黑恶说不。奉劝恒日小松金钱收买的帮凶们,放下屠刀脱离恶魔,揭露黑公司的恶劣内幕。

  李庆云,男,现任余庆乡林业站站长,自2004年调到余庆乡林业站以来利用手中权力和部分村干部及林业经营户勾结,采取虚报伪领、索要、假造林业经营户手册等手段,大肆贪污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余庆乡共行政村21个,仅农科村一个村)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至2013年间贪污冒领款达400多万元,李庆云这一行为给国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严重破坏了国家的退耕还款政策,同时也违反了国家公务员的有关规定及党中央的八项规定,激起了民怨、群众强烈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对李庆云贪污冒领国家巨额退耕还林款给予从严查,匡扶正义,惩治邪恶。

  农科村三、四、七组,枫林寺一、二组共有500多亩,荒山坐落在黑马山、虎主坳上一带,2005年国土部门列入国土开发项目,项目完工后,李庆云就瞄准了这片山地,把它当做摇钱树,2006年李庆云找时任农科村村主任刘林宝联系,把这片山地种植油茶,并把这个项目上报省林业厅列为油茶重点项目,以一个姓蒋的外乡人的名义作为林业经营户去上报给上级林业部门,从而达到领取款项的目的,并且把此人说成是农科12组人,自1976年建立四级农科网以来,农科村从原观前村分开一直是8个村民小组,而李庆云为了冒领这笔巨大的补助款,不择手段,绞尽脑汁,采取编造假名册上报,将荒山造林上报为退耕还林(此山地并未耕种,只是整了一下梯),利用他人实名领取手段,将国家每年发放的近20万元的补助款领到手(此项目共补18年,按每年补助20万元计算,国家共耗资360万元,其结果是劳民伤财,荒山连片,见不到油茶林),2013年党中央对贪污腐败经济犯罪活动打击力度加大,李庆云看风声紧就改变了领取手段,找刘林宝向个别农户借身份证和粮食两补结子进行分解领取,李庆云目无法纪,胆大包天,竟敢编造假名册借用他人实名冒领,给国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是党纪不可容忍的。

  农科村二、七组,位于早立坑地段,于2003年下半年规划为退耕还林地(该耕地在土地责任制后由二、七组分给农户作责任地承包,2004年由两个行政行政组组织村民种植国外松,当年年底验收合格,面积为73亩,实际面积不足30亩),然而时任村支书匡硕玉乘绝大多数村民外出务工之机,将这73亩

  面积分别给家人造册,并由李庆云发给其家人领取补助手册,此补助款到如今由匡硕玉一人领取,前些年老百姓蒙在鼓里,不知道国家有补助款下拨,几年后老百姓

  真相大白,曾多次向李庆云反映,要求将补助款分解到户,李庆云却视之不理,老百姓无可奈何,作为一名乡林业站站长对整个造林程序是一手操办,从规划、勾图

  造林验收都要到位,这片林地的土地性质,造林方式,林地权属,比谁都清楚,作为村民的责任地,自己亲手种下的林木补助款却被一个人全部领取,并且林木权都

  归个人所有,同时把不足30亩地,验收为73亩,这里面到底说明了什么,他与匡硕玉之间又有着什么厉害关系呢?李庆云作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于国家和人民利益而不顾,贪图个人利益,为匡硕玉虚报伪领国家退耕还林款每年高达5万多元,请政府有关领导进一步核实澄清事实真相,并把匡硕玉得到的赃款追回退还给老百姓,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也提现了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真实性所在。

  其次,李庆云索要的手段也不少,每到下半年几乎天天到村组搞验收,除了吃喝、拿烟、拿红包外,连他开的小车都要造林户拿车子费,这已成为制度化,若那个不照办,问题就来了,不是成活率不高,就是抚育没搞好或者减面积。

  综上所述,李庆云目无法纪,利用手中权力采取非法手段,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400多万元,为他人虚报退耕还林面积和侵害老百姓利益,这是我国法纪不容的。我们强烈要求党和政府对李庆云的犯罪事实予以查实,并依照法律程序和党纪政纪的有关规定予以从严打击。